羅布之魂【第七集】虐心的路,遇見神秘圓城

                羅布之魂【第七集】虐心的路,遇見神秘圓城

                第二天的路,完全就是古河床,沙漠河床交替,時速十幾邁,河床方向是東北引向西南,那正是海頭古城LK的方向,在海頭LK城墻南側的河床方向一模一樣,暗自佩服普爾熱瓦爾斯基和亨廷頓,羅布泊漂移盈虧湖是站的住腳的,他們是相連的
                而我們,是往西北走,對著河床,所謂內地沙漠的沙型走勢在這毫無用處,慢的累心,
                尋覓真相的路,往往都伴隨著各種土坑,這是最好的安慰自己的話
                這種地形,比純沙難走多了,土臺子堅硬無比,所謂瀟灑的滾梁在這完全不存在,因為你滾過去后就可能會瓷實的懟上一個土臺子,虐心
                有時候土工作業不行,車門你都開不開
                偌大的枯胡楊樹林出現在眼前,第一感覺就是城池可能就在附近,因為樓蘭旁邊有,海頭古城旁邊也有。
                海頭古城LK西南的枯胡楊林-2017
                走的很近了,也沒有看到輪廓,海頭那種高聳的城墻并不存在,但直覺這個城就在附近,胡楊林,是筑城的前提條件,就近取材,樹林里枯死的樹木上還留有砍伐的痕跡
                這個點,是花了時間沿著古河道扒地圖扒出來的,我也沒到過,看著越來越近的坐標,視野中卻空無一物,起飛機,鷹眼觀察,還是非常清楚的,只是沙埋的很深,已經沒了房頂,城墻不到半米高度。
                對比下西域海頭長史府LK城,這個城規模一點不小
                里面的房屋已經沙埋沒頂,但和那個老阿不旦沙山上的那間基本差不多,感覺就是一個套路的“薩托瑪”(羅布人對這種房子的稱謂),他是昆其康的老阿不旦?不會,因為斯文赫定是個非常嚴謹的人,他對于“村落”和“古城廢墟”的界定用詞非常清楚,他的書里壓根就沒提到阿不旦附近有城。同理,斯坦因來這里也沒有提到過。
                普爾熱瓦爾斯基作為羅布泊探險的先驅者,他的《走向羅布泊》倒是提到過有個城的傳說,他叫羅布城-克里吾亞,信仰佛教;這與元代馬可波羅游記里的提到的羅布大城不謀而合,這兩位都知道米蘭的依循城,也都知道樓蘭這個名字(只是不知道在哪兒),在書中,這個羅布大城是的作用是非常明顯的,是進入荒漠的最后補給站。
                沙洲說的就是敦煌
                歷史是這樣的,西域這邊,14世紀中期喀拉汗東征才改伊斯蘭教,按這個說法,克里吾亞這個羅布城的起始時間是早于14世紀中期的,改伊斯蘭教后此城仍在延續一直到元代。如果這個圓城就是羅布大城,那么他很有可能就是海頭城之后樓蘭人最后的城池。然后因為水沒了,繼續向西南遷徙,逐步降格為村落,因為環境不允許大規模聚集了。這是昆其康祖輩的事情了。
                我大膽的猜測,這個城可能就是克里吾亞,或者馬可波羅口中所說的羅布大城,他的地理位置就在樓蘭人向西南遷徙的路上,兩湖(羅布泊和喀拉庫順)的連接點上,也是東去敦煌的最后有水的地方(毗鄰喀拉庫順湖),因為沒有考古,沒有文獻,只能是猜測,西域的歷史充滿著可能和猜測,因為不像中原那樣有文字記載可考,這也是西域最吸引人的地方,全是可能的未知
                此時,我在城邊找到了大量風化的羊骨,這還是羅布人的漁民和牧民的階段

                因為戰爭或環境,一個族群的城邦毀滅,他們會遷到另外一個合適的地方再建城邦。比如大月氏,因為匈奴之患,從新疆遷到了如今的巴基斯坦建立起貴霜王朝就是個典型例子。樓蘭覆滅,接著是晚一點的西域長史府,再到羅布泊整個沒水,人往西南的喀拉庫順湖遷徙,一部分樓蘭人不會忘記他們曾經的繁華和榮耀,還是會聚集在一起建立一個新的城池的,不一定是用來御敵,更多可能是象征性的家,抵御野獸。這個城或許就是遷徙路上某個時間節點上的產物,而往后,塔里木河尾閭也搖擺,他的支流依力克河也逐漸水量減少,他也就廢棄了。
                酒紅:車手,拍攝,領航全能型選手,本次穿越的領航和頭車

                沒頂的黃沙是西域歷史最好的守護者,曾經的鮮活都最終歸于黃沙之下,伴隨著他們的秘密和短暫的繁華
                【匯總鏈接】↓↓
                日本黄色视频在线观看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点爱网